↴↴
 
 
16_攤牌
 
 
↴↴
 
 
 
田柾國隔天一大早的就跟尹妍優分手了,很平靜無波的過程,結果就跟當初尹妍優倒追追到田柾國時,老早就表明清楚說過的「你不介意,我心裡有個女孩,那是沒有人能替代的。」
 
 
「我知道,我要你是我的初戀。」
 
尹妍優笑容甜美的像朵正在綻放的紅色月季花,美麗大方。
 
 
如同那天告白的場景,只是這次沒有人臉上有笑容。
 
「沒關係,起碼我的初戀對象是你、田柾國。」
 
沒有給田柾國最後的吻或任何挽留,只有一句,最後一句「丁寐允是果兒嗎?」有著篤定也有醋意的一句。
 
田柾國苦笑著搖頭。
 
「我曾經以為她是,她太像果兒了,可是她並不是她。」
 
尹妍優彷彿聽懂了什麼,忍下回首的衝動,安靜地離開了頂樓。
 
 
 
 
 
「丁寐允的左胸口到單肩是一片白,潔白如玉完美的肌膚沒有一寸痕跡或任何的可能性。」
 
那天的晚上,朴智旻與自己肩並肩的準備入睡前說的。
 
「你怎麼、辦到的?」
 
「如果今天這次機會下你沒有知曉真相,你也就沒有下一次機會的,丁寐允的戒心都提起了。」
 
 
田柾國翻過身,俯瞰著朴智旻蒙上一層面紗般朦朧的臉,又不是第一次就覺得朴智旻的臉嬌柔的像個女孩,這會在幽暗的光線下,朦朧的美有著說不來的杞人憂天與天生麗質間遊走,可以擄獲人心也能身心顧忌。
 
 
像走在佈滿迷惑的草綠紅花那香氣誘惑的迷宮裡,著迷不已。
 
 
指尖輕觸上朴智旻豐潤的雙唇上,唇瓣中心被貝齒咬著,嫣紅的像要出血似的。
 
 
「你怎麼辦到的。」
 
「直接扒開看清楚的。」
 
朴智旻鬆開了咬著唇瓣的貝齒,轉而吻上田柾國的指腹。
 
田柾國下一秒的就抽走指尖,躺回了自己的枕頭上。
 
嗤笑的揚起苦澀地,失落至極的嘴角。
 
「丁寐允不是果兒你很失望還是依然找不著她而失望。」
 
朴智旻轉過身,俯瞰著田柾國俊俏的臉龐上那似哭非哭的模樣。
 
 
「後者吧、我不知道、、」
 
「可以的話,等畢業,我幫你找。」
 
 
只要離開學校,回到閔氏,就能接觸到閔玧其房間那台筆電了,有多少次成功攻破密碼下,點開名為朴智旻的檔案,從中發現了很多事情,筆電裡有所有閔玧其周圍人士的前後身世資料,那台筆電的厲害是灌入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每開啟一次就換一次密碼與換一次擺放位置的筆電,太嚴密了。
 
 
 
再完美的設想也有破綻百出的時候。
 
 
朴智旻篤定地,只要丁寐允不在自己身邊那隻狐狸也會不再,然而再怎麼老練的手法,還是有破綻的時候。
 
 
情急的破綻很容易犯的。
 
 
手掌拍打著籃球乓乓作響,視線裡不是籃框而是後方階梯上的丁寐允,只要將籃球丟向運動神經差的丁寐允,就能知曉在隔壁教室上課的金泰亨會不會突然的出現。
 
 
「傳來傳來------」
 
 
頸部以上都被汗水沾濕的田柾國長腿一邁阻擋了籃框前的對手,也縮短了與籃框的距離,而緊追在後的對手紛紛追上前來,藉由這個追逐戰失手的瞬即將籃球成功的往丁寐允那誤丟去了。
 
 
然而籃球卻硬生生地被鄭號錫老師霸氣的一掌奪下。
 
 
沒有笑容的鄭號錫老師會讓人戰慄起的,那包括了全校師生在內都對鄭號錫老師既是敬畏亦是懼怕,連走廊上看到這一幕的金南俊都呆滯下來,推回滑下鼻樑的眼鏡,末不關己的趕緊走人,即便那是自己班上的學生也不敢搭救的。
 
 
沒有笑容的鄭號錫很可怖。
 
 
體育課下課後,朴智旻被懲罰投籃五十次。
 
 
「智旻阿,怎麼會分心呢?要是弄傷了同學,你娶她都於事無補的。」
 
 
鄭號錫雙手抱胸的氣勢,直逼的讓在身後即便下課了,還是佇立在那等朴智旻的田柾國與巧合下出現的金泰亨嘴裡各自都含著藍莓味棒棒糖,等待。
 
 
就連被命令站在一旁看著的丁寐允也是。
 
 
「丁寐允,你多少還是要鍛鍊一下,老是坐在那籃球也不懂的躲開,真是嚇死我了,想如果是棒球或其他的你不會感到害怕嗎?那籃球這麼大顆,打上了臉都要醜了。」
 
 
鄭號錫誇張的手舞足蹈地筆畫著,就是為了嚇嚇比冰塊還冷的丁寐允。
 
 
「我知道了,下次體育課請老師指導我一些簡單的。」
 
 
話語如以往輕輕地沒有情緒起伏、沒有一絲畏懼,在田柾國解開她襯衫後就更沒有女孩子會有的嬌柔,只有冷的不屬於這溫暖的地方。
 
 
冷的讓田柾國也道歉好幾次了,她嘴上也說不用在意的。
 
 
「你說,丁寐允這是怎麼了,我也道歉了。」
 
「我不懂丁寐允,不懂。」
 
金泰亨搖頭晃腦,跟著飛舞的長髮絲擺動的像條長耳朵的狗兒,金泰亨不懂閔氏,他一輩子都不想懂。
 
 
 
 
假日中午的一小時休息時間內,田柾國正在上丁寐允因為人不舒服無力上課,就將補課推給了在場最需要上這堂補課的田柾國。
 
 
田柾國深感榮幸與喜悅,能上這種貴鬆鬆的補課課程,課業會進步不再話下,多麼難能可貴阿。雖然憂慮的心底朝思暮想著,躺在床上無力招架身體不適的丁寐允。
 
 
但是一旁休息的朴智旻卻不這麼認為,畢竟丁寐允說過『可以扭轉的,齊心協力可以辦到。』
 
 
她想幫助他,幫他考試順利、幫他順利畢業,或是說順利替代了果兒嗎?
 
 
『不對,丁寐允不知道果兒的事情,不知道吧!對吧!』
 
 
朴智旻突然閃過的疑惑,拉回了慵懶地坐姿,卻轉臉看向吧台內認真做三明治的金碩珍背影。
 
 
『大家都不知道果兒吧!田柾國會到處跟人提起果兒嗎?』
 
好問題,眼下只能回宿舍兩個人的時候才能問了。
 
 
 
 
 
一通電話的響起,解開了朴智旻的疑惑。
 
 
 
 
金碩珍被電話另一頭告知了急事,必須馬上回去處理,咖啡廳下午只好公休了,畢竟今天閔玧棠有事不再國內,而金泰亨請事假,丁寐允又不舒服,咖啡廳所剩兩人也忙不來。
 
 
 
「智旻阿,麻煩你將這份三明治送去給允允,在叮嚀她要記得吃藥,待田柾國上完課我還沒回來你們倆就先回宿舍吧!」
 
 
朴智旻接過裝有三明治的托盤,覺得此時此刻甚好,這週發生太多顛覆以往的人事物了,也就沒有什麼熱情能專心工作,一早來到剛才接連就打破了三個馬克杯,說不順心做事最累贅誰能說不是。
 
 
「嗯。」
 
 
從沒踏上三樓的階梯,三樓與二樓是截然不同的設計,三樓跟閔氏宅邸的裝潢很相似,彷彿搬過來一樣,就連空氣都詭異的相似,也不知不覺懷念起在S公館的日子。
 
 
抬眼卻被佇立在那扇有著蝴蝶圖樣門板前的金泰亨,他笑容燦爛的卻是讓人不寒而慄著,緊接著開門的丁寐允則是一副理所當然地模樣,
 
頓然才明白過來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原來都是某人巧妙安排下的結果,眼下也乍然知曉要怎麼去面對了。
 
 
「金泰亨你不是請假嗎?怎麼會在這?」
 
裝傻走為上策是首要自保之道。
 
 
 
金泰亨驀然一笑,大掌的一覽將朴智旻瘦小的身子攬進懷裡摟著,被迫的踏入丁寐允的房間,然後丁寐允甚至禮貌的拉開書桌椅讓朴智旻入座,朴智旻是抗拒的,可是身後金泰亨臂膀的催處力道驚到了,不情願地坐下了,如坐針氈著。
 
 
旋即金泰亨將那台閔玧其很厲害的筆電,放上朴智旻的桌面上。
 
 
「“籠中鳥”,現在事出變故,你必須參與其中了。」
 
金泰亨中規中矩的悠然自得地禮儀姿態,朴智旻認識他以來第一次見著,像惡魔版本的金泰亨也不為過。
 
 
看了筆電會如何?
 
不看的下場又是什麼?
 
 
口腔中還有些咖啡味的律液凝聚,那彷彿會是最後嘗到的味道一樣,慌得嚥下,嚥的很慢很慢。
 
 
卻發乾的唇瓣開闔著不敢發出聲音問,知道不能問更知道沒有拒絕的餘地。
 
 
這兩人平靜無波的表面下恐怕是驚濤駭浪的使人顫顛。
 
 
點開筆電後,光亮起的的螢幕配上常見的白底黑字,字裡行間的聳動,自認識閔玧其後屢屢越發越大的膽子都承受不起這幾個字所給予的震撼,甚至無法言語。
 
 
朴智旻一直是知道的,有錢有勢的人沒有得不到的東西,即便得不到,那也不會留給下一個人有機會摸到的。
 
 
也因如此,有錢有勢的人敢給予也能收回。
 
我們都只是一枚棋子罷了。
 
 
 
 
 
然而,朴智旻哄堂大笑起來。
 
 
就像閔玧其那次的開懷大笑一樣,止不住也放開自我,不再約束自我的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
 
金泰亨掐起朴智旻的下巴強迫對視,金泰亨鋒利的注視就像刀刃抵在眼上一樣。
 
跟瘋子相處要比瘋子還要瘋,這是自保的第二條路。
 
 
「我跟丁寐允畢業後就要訂婚了,這有什麼好不能笑得。」
 
 
「閔氏開的起玩笑嗎?」
 
金泰亨掐著朴智旻的下巴逼他看下一頁。
 
 
 
那是丁寐允的病例。
 
為首最醒目的第一行,清楚寫著丁寐允四歲後動過無數個移植皮膚的手術。
 
文字下是手術前後的比對照片。
 
 
 
然後又點開了另一個檔案,那個檔案最後更改的日期是昨天。
 
 
「取消田柾國娶丁寐允的計畫,他不夠資格了,必須淘汰掉。」
 
 
文字下的圖片是田柾國這次的考試成績與身體變差的細節說明。
 
 
 
「籠中鳥,我們必須幫田柾國坐回他原本的位子。」
 
 
「蛤?」
 
 
朴智旻真的驢了,真心聽不明白啊。
 
「你承受不起閔氏瘋癲的作風,可是田柾國可以,你必須幫忙將一切導正回來。」
 
 
「蛤!」
 
閔氏宅邸的這群人真他*的瘋的誇張了。
 
 
 
____待續__
 
 
靈感給力的衝刺更新了,看不懂的記得找我解析喔
 
這篇我很喜歡,希望你們也喜歡♡
 
棠玉愛你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閔 棠玉 的頭像
閔 棠玉

棠玉秘密藏有防彈

閔 棠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